昆明毒品律师logo

昆明毒品律师网
王律师咨询电话:138-8857-0873
昆明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昆明王绍涛律师

    联系电话:138-8857-0873
    微信咨询:微信号即手机号
    执业机构: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执业证号:15301199410848025
    办公地址:云南昆明市白云路548号丹彤大厦11楼。

女子屡屡毒品换物 被认定贩毒获刑三年

时间:2019-03-13 13:50:32

  “如今贩毒不收钱

  收钱只收花生油”

  拿毒品换钱才叫贩毒?!

  换东西不叫?!

  在湖南邵阳,居然真的有一女子相信毒品换物不叫贩毒,妄想逃脱法律的制裁,掩耳盗铃等来的只有三年的牢狱生涯。

  被告人刘飞凤系邵阳市80后大龄剩女,因原在娱乐场所务工缺乏自律而沾染上吸毒恶习,常常收不抵支,为满足吸毒走上了以贩养吸的犯罪道路。

  2018年7月7日上午,被告人刘飞凤接到同是吸毒人员的张某向其寻求帮助购买毒品的电话,并答应给刘充值30元手机话费,刘让张1小时候后到她家取“货”(即毒品)。张如约赶到刘家,刘按张要求以50元单价,卖给张净重0.05克的海洛因锡皮纸小包一个,包括答应的话费,张给了刘80元现金,随后拿着毒品小包回家了。

  时隔一天,在吸毒人员张某介绍下,被告人刘飞凤以0.05克的海洛因,同吸毒人员姚某交换了一桶“鲁花”花生油;次日,姚某拿来一盒装两听“完达山”奶粉,经讨价还价,被告人刘飞凤以0.1克的海洛因,很划算的换得了这盒奶粉;第三天,姚某拿来一台较新“三星”智能手机,刘查看了内存与试用后,故意说手机不好诓骗姚某,最后以0.1克的海洛因超低价换得了此手机;第四天,在被告人刘飞凤以0.05克的海洛因同吸毒人员姚某交换一“九阳牌”电饭锅时,被缉毒民警逮个正着,并在其家中搜缴了0.85克白色粉状毒品可疑物,经鉴定,检出了双乙酰吗啡成分,系毒品海洛因。归案后,被告人刘飞凤供认不讳。经查实,吸毒人员姚某所用交换物品,皆系其父母家中财物。

  2月28日,公诉机关邵阳市双清区检察院收到了人民法院对该案的判决书:被告人刘飞凤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千元。

  以毒换物不算贩毒,怎么可能?!刘飞凤等人的行为依法可以评价为用毒品进行有偿的交换行为,即交易双方均明知所交换的物品为国家禁止交易和流通的毒品,而进行有偿的交换,在法律上属贩毒行为。

  所以,千万别想着“以毒抵债”、“以毒换物”的互易行为不算贩毒,掩耳盗铃、瞒天过海只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

  公安机关提醒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7条第1款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200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10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67条第3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法律拓展】

  要想对一个人以贩毒罪定罪处罚,那么就离不开用相关证据的指证。实践中,收集贩毒罪证据并不是很困难,但是要想对这些证据进行认定,那么就要下一番功夫了。

  司法实践中,认定毒品犯罪的证据,主要有案件线索来源、破案及抓获经过、搜查及追缴笔录、鉴定结论、毒品交易的上线和下线、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等。尽管《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对贩毒案件的证据认定作了部分规定,但在实践中,由于毒品案件的特殊性及侦查机关取证时出现的一些问题,使得一些案件在证据上如何认定仍然成为困扰审判机关定案的难题。

  在侦查阶段中,由于取证中存在的难度及办案人员自身的因素,导致在取证阶段存在的问题有:

  1、口供之外与毒品有关联的物证的收集不到位。 被告人作了有罪供述并与吸毒人员的陈述相一致后,不再去补充到有价值的东西。

  2、对缴获的毒品没有用其他方式加以固定。 对缴获的毒品,没有将与被告人核实等情况记录在案,结果出现了被告人有异议时,现有证据系形不成证据锁链。如笔者审理的一起贩卖毒品案件,被告人与吸毒人员交易后逃离现场,侦查人员从吸毒者身上追缴了毒品。在审判阶段,被告人当庭提出从吸毒人员身上搜查的毒品不是其贩卖的毒品。经查,扣押笔录中无被告人签字,对搜缴的毒品无照片加以固定,被告人被抓获后亦辨认笔录,毒品来源不清,导致法院落不好认定。

  3、鉴定工作缺乏规范性。 对一案查获的多包可疑物品,只对其中一包抽样检验其成分及重量,定性结论却囊括全部。